安泥鳅的苦茶子

大家好!
这里Camellia
雷安洁癖(其他偏杂)大家可以叫我凜或凜安

我想不到画什么了,你们说吧(摆烂)

【雷安】相交的平行线(3)

预警:稍许世界线,本文设定会在文章中公布,

全是雷安酱的恐怖游戏之旅

主打微恐+解密


作者文笔很拉,注意避雷





-你干嘛-




安迷修只感觉大脑传来阵阵声响,他不禁陷入沉思,为何少年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在他脑中反复播放。他发觉自己的头很痛,光凭意志也只足以他勉强撑住桌角。大概是最近熬夜太多了。安迷修按压着眉间,努力压制住那烦躁的声音。但那股可怕的念头一旦沾上,就像粘糊的胶水般甩也甩不掉。

安迷修拉开门把手,走进主卧的卫生间。

冷水透过指缝从安迷修手间流下,两指中间露出那双翠绿色的双眼,眼中沾着些许寒意。

安迷修单手支撑着整个身体靠在洗手池上,用冷水洗完后头痛欲裂的情况明显得到了很大的好转。就在刚刚他还是个没事人躺在房间里,自打黑发少年走后,他开始莫名感到头疼。

安迷修望着镜子里自己呆滞的脸,试图理清些什么,也只是白费徒劳。他搓了搓自己发冷的脸蛋,看来找那个黑发少年才是他现在最明智的选择。



走廊


安迷修走出主卧,刚探出头便发现刚刚的青年正背靠墙壁,站在门口。他猜测也许少年早料到自己会来找他提前堵门口了。

先下手为强,安迷修看着那双深邃的紫眸,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首先打破沉默。

“你好,先生。在下是刚刚的安迷修。”出于礼貌安迷修伸出一只手

少年点点头,“我知道,我记得我告诉过你了。”他的睫毛微微颤抖几下,瞟了眼安迷修浮在空中的右手。

话题终结者,安迷修心里暗自感慨自己的起名技术得到提升。

他有些尴尬地看了眼少年,明显他并没有回握的打算。加上安迷修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按道理正常人都礼貌回应自己的名字。

“抱歉,在下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安迷修不准备和没礼貌的小屁孩计较,虽这么想,但还是在心底给他的影响分狠狠打了个叉。

“很抱歉我忘记了,我是布伦达。”布伦达迅速握住安迷修在空中无处安放的手,也许是看到安迷修变扭的神情达到了他恶趣味的目的,礼貌的朝安迷修露出商业标准微笑。

“布伦达,在下希望你现在能解释一下这是哪吗?”不可否认,安迷修看到那双皎洁的双眸就心烦意乱,实在太勾魂。

布伦达平静地摇了摇头,“可能现在是来不及了。”

“什么…?”

黑暗再次遮住安迷修的双眼,铺天盖地的覆盖了眼前的视线。安迷修感觉脚下踩空,向后倒去。霎时,带着温热的物体拉住了他。



01空间:学校


二年七班   教室

“安迷修!”

一声巨吼瞬间传遍教室,安迷修揉了揉模糊的双眼,总觉得头顶好像撞到了什么似的。他缓慢地挠了挠头,向着声音源头望去。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事物。有一瞬间安迷修怀疑自己还是个高中身,午后阳光懒散地钻进窗,听着枯燥的公式,趴在靠窗的课桌上。

讲台后的中年男人有些不可思议地瞪着安迷修,他对上那双愤怒的双眼时才后知后觉道,自己在课上睡着了。对着几十双同学异样的目光,安迷修手忙脚乱地低头道歉,中年男人似乎找到个说教的绝佳机会,抓着安迷修这个枪口苦口良心念叨半天。安迷修双手背在身后,微微低下头,着实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中年男人推了推眼镜,见着这副模样也作罢,让他坐下了。

安迷修慢吞吞地坐下,桌子上还有两节断裂的粉笔。安迷修向着旁边瞧去,好巧的是他的同桌也在往这看,纯黑的发色,带颗星星的白色头巾,还有紫罗兰似的双眸……诶?等等,紫色的?

布伦达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安迷修,如果可以,安迷修希望可以给他那漂亮的脸蛋一拳。

当然,这不是关键。安迷修还不至于傻到认为自己穿越了,上一秒他还在某间房子的走廊与布伦达对话,可现在却出现在高中课堂,论谁来说都有些荒唐。他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乱,太真实了,他无法怀疑自己在做梦,以至于真实到最开始他真的还以为自己是个高中生。

安迷修从一堆思路中挑出一条最简洁明了的,一打下课铃,就立刻堵住布伦达。

现在他只需要无视布伦达就行了,最起码安迷修是这么认为的。

布伦达大概注意到了安迷修有所回避的视线,但并没有过多在意,抬头望向黑板。



学校走廊


下课铃终于在安迷修的焦急等待下如约而至,手疾眼快地在后门口拉住了布伦达的头巾尾。

“啧…”布伦达难得露出如此难看的神情,高高在上的模样被安迷修拽着被迫与他相对,“没想到安迷修,平时看起来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你的老师没告诉你拽人头巾十分不礼貌吗?”

安迷修望着布伦达略带愤怒的表情,心中莫名有种解气感。

“相比之下,在下倒是觉得搞清楚这是哪对在下更有帮助。”安迷修松开手道。

“哦?你哪来的自信认为我知道这是哪?”布伦达不满地拉紧头巾,迅速转变回原来那副臭脸。

“凭你对这里的熟悉程度,最起码比在下知道的多。”安迷修道。

布伦达理所当然地答道“我可不做没有利益的买卖,想从我这取得消息,不如先想想你能给我些什么。”

安迷修站在走廊上,面前人来人往,好不容易找到个没人站的窗口。

“你需要什么?”安迷修不明所以,布伦达会看上他什么?

布伦达停顿了几秒,看着安迷修耿直的脸轻笑道,“这样吧,我要你当我的队友。”

这么简单?安迷修下意识想拒绝,生怕自己挖了个大坑,填不完的那种。他有些迟疑地看向布伦达“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布伦达道。

布伦达没准备给安迷修思考的时间,抓住那人的手腕往楼下走。

“诶?布伦达松手!你要带我去哪。”安迷修急切地想要挣脱他握紧的手。








还是渴望评论

下章雷狮会理一下大概前因后果,所以下章见啦。

来一波小安第一个空间的服饰


来补一下正文设定:每个空间的服饰套装都会随机分配,说白了,全凭运气穿衣服。除了特定设定,其余所分配的服饰不可更换。(大实话就是为了满足我bt的xp)


咳咳…(毕竟谁不喜欢do love多样化呢//眨眼)




日常指路:第一站   第二站 

开学装死,刚活过来就被对家创到了,让我养会儿伤(喝茶)

雷狮和其他人的服饰就放一放吧



【雷安】相交的平行线(2)

预警:稍许世界线,本文设定会在文章中公布,

全是雷安酱的恐怖游戏之旅


主打微恐+解密


作者文笔很拉,注意避雷



第二站:关于一觉醒来身边多了个帅哥这件事






—外貌欺骗—





哈…哈呼……


安迷修大口大口地喘着,乌鸦的叫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安迷修。


平缓后安迷修才发觉自己并不在床上,这里是…


四壁一片漆黑,或是说这里也许没有限制,是个没有光源的地方。


安迷修有些晕,什么仇什么怨,让人绑架一个快猝死的大学生,可恨的是,这个大学生完全就是个贫困人民


安迷修只能先走一步是一步,四周,身上并没有能发出亮光的玩意。安迷修硬着头皮向前摸索着。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心跳声格外明显,安迷修感觉心脏快自己跳出来了。


刚才的一番搜索,安迷修恍然发觉自己脖子上带着的正是信中的项链,这个是安迷修意想不到的,那这绑匪究竟图啥?图色?


安迷修从胸口的口袋中发现了那张奇丑无比的名片,就在他拿出的瞬间,霎时,名片的一段燃起火苗,不等安迷修做出反应,名片便化作一堆灰烬朝远处飘去。


一阵白光袭来,安迷修下意识挡在脸前,紧闭双眼。




安迷修再次醒来已经天亮了,他迷迷糊糊地揉了揉双眼,太阳光热烈地穿过窗帘,稀稀疏疏撒进屋内。


完蛋!他得迟到了!


作为只早到,不迟到的好学生,这无疑成为了安迷修人生中的一大污点。安迷修的悲伤化作力量,痛苦地一圈打在旁边的被子上。


?不对,这个手感怪怪的…


“…啧”


安迷修僵硬地转过头,他的床边…不对这也不是他的床啊!


安迷修满脸羞得通红,他感到头要热炸了


黑发的青年有些不满的晃了晃长长的睫毛,眼皮下紫色的双眸淡淡地望着安迷修


安迷修并不是个热爱自恋的人,但他能肯定,自己的颜值已经可以在A校被封为校草了。面前这个长相清秀的少年可以说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了,这要是放娱乐圈指定是一个走颜值的流量明星。


安迷修瞬间跳离床单,蹦到了三尺远处


“你是第一次?”紫瞳青年撑着头靠在窗边凝视道


他怎么想的安迷修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有可能清白不保了。哪有这样问的!安迷修内心嘶吼着,在这种情况下很难不误解啊!虽然他能感受到青年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安迷修勉强保持住以往微笑的脸面,礼貌地问候道“请问,这位…先生这是哪里?在下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黑发少年盯着他看了会,直到安迷修被盯得实在有些不耐烦时才开口道“安迷修?”


可能安迷修没想到他会这样喊出他的名字,安迷修回答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你…认识在下?”安迷修尽力在记忆中寻找这这个人,但这么漂亮的一张脸没道理忘掉。


“没有,”黑发少年有些不可思议地再次打量了一遍安迷修,微微笑道“只是下意识喊出这个名字罢了”


“看来你是第一次来喽?”雷狮换了个姿势,坐在床边玩弄着脖子上和安迷修差不多的戒指项链


安迷修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意外来到了什么非法场所


“虽然看你的样子不太会信,但没有办法。”青年的眼底透露出一丝狡诈,“这里属于非现实世界的空间”


安迷修在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定住了,他当然不信,二十一年的唯物主义者怎么可能相信那些


“信不信随便你,”少年倒是看出安迷修的差异“死了别来找麻烦”


安迷修觉得自己最开始肯定是被这张脸欺骗了,还以为是什么小狼狗男生,说出来的话可真够欠揍的。


安迷修回忆起这一件件怪事,狠狠掐了自己一把。


嘶…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坏消息是很大可能唯物主义需要暂且消失了,好消息是没有比这个坏消息更坏的消息,如果有那应该就是自己以貌取恶的下场了。









本篇别名:我一觉醒来被对象骚扰了

无限流不需要唯物主义者,更不能以貌取人啊小安!

期待评论

【雷安】相交的平行线

预警:稍许世界线,本文设定会在文章中公布,

全是雷安酱的恐怖游戏之旅


主打微恐+解密


作者文笔很拉,注意避雷




第一站:震惊!某真经大学一名快猝死的大学生在死前收到带颜色信件打扰?







—万恶之源—






嘀嗒,


一滴水珠落在安迷修拿钥匙开锁的手上,几秒后,下起倾盆大雨。


安迷修是A市著名985大学医学系学生,个人原因,选择一人在校外租房。一个小时前他还身处在教室忙于这周的课题,要说安迷修在勤奋刻苦上称第二,那恐怕没人敢称第一。据同为医学生的金所说,安学长每次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走,每次小组课题要说出力最多次次离不开他。


医学系教授也对安迷修赞不绝口,光凭安迷修硬核的实力就足以让圈内人惊叹不已,加上品学兼优,认真刻苦的好学生光环加持。无疑是最能拿得出手的学生。



晚上10:30,

安迷修刚刚从学校赶回出租屋,大多是初夏的影响,雷阵雨来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安迷修赶紧拔出卡在锁里的钥匙,关紧大门,朝楼上走去。


老旧的小区楼梯道通常长满青苔,潮湿的空气加上屋顶下清脆的雨滴声,安迷修很喜欢这种感觉,特别是雨水中参杂着淡淡的泥土味。大雨总能让他忘去一切疲劳,释放的过程是一种特殊的享受,至少对他来说。


闷热的夏季中,雨水则是极好的降温工具。



安迷修轻轻关上房门,换下鞋便准备关窗。


嘎嘎…


雨小了些,刹那间一只乌鸦抖了抖潮湿的翅膀短暂地在安迷修的窗边停留了一会。


安迷修迟疑地看着飞走的乌鸦,和不知何时多出一封摆在窗口的信件。


莫名其妙的一切好像在提醒这位刻苦的好学生,你的好运气好像要到头了


无疑,这封信大概率是刚刚的乌鸦落下的。出人意料的是,大雨猛烈的攻击下,本该湿透的信件却干干净净地躺在那。似乎与那乌鸦湿透的羽毛丝毫没有关系。


事已至此,安迷修按了按太阳穴,捡起了窗边的信封。


信封没有寄件人,却明确写了收件人,安迷修的大名,想知道这位来路不明的寄件人之类的想法是不大可能了。



安迷修走出浴室,拿着干净的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反手将毛巾挂在脖间,拿起桌上的信封。


里面放着一条银制项链,项链上挂着银黑相间的戒指。说句实话,如果只有这条项链的话,安迷修还会猜测是不是创世神看到了这位快猝死的大学生的不易,让他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被小姐送礼物的经历,虽然这极大有可能是一位有特殊癖好的小姐,不过对单身二十一年的安迷修来说没什么。


可惜里面夹了张纸,说是纸片到更像是名片。正面是签名,反面是文字。


安迷修拿着名片的手转了好几圈,却始终没能看懂这名片上写了些什么。这字迹比他那位身在美国的师兄还要潦草,已经不是潦草的问题了,是这是否还算个字都值得深思。


安迷修将名片翻转到反面,“惊险刺激的游戏,你,感兴趣吗?”如果这张名片没有正面的话,安迷修有理由怀疑这是不是包装精美的颜色广告。




眼下领他头疼的是,他,真经大学学生,怎么会收到这种东西。


安迷修有些无奈地站起身,他感觉脑子嗡嗡的作响。连续多日只睡三四个小时的生活,让安迷修的身体素质达到了人体承受极限,隔壁系安迷修屈指可数的女性朋友曾嘲讽他再这样下去,他迟早得传成医学系新生口中那个被课题搞到猝死的恐怖存在。


安迷修最终还是禁不住身体的警告,扔下信封“扑通”一声栽进大床里


夜间的风格外爽快,与白日炽热的太阳相比善解人意多了。


雨渐渐停了,夜间寂静无声,直到一阵翻腾声响起。


刚刚的乌鸦站立在窗口,漆黑空洞的双眼死死盯着床上熟睡的安迷修




这夜注定无法长眠,意外和惊喜,哪个会先来呢?






嗯哼,我重开了,设定之前太狗血了,全改了

预计下集狮哥登场

渴望评论










T:问问镇圈文

emm…是八千狸子老师的黑桃国王的镜中茶会吗

当你的对象被要微信,同时你/他喝醉时be like:




越画越草,很丑,注意避雷

“所以呢?正义的骑士” 

“你还是一个人背负了一切”

  





七夕贺图+阿狮女装


总之各位七夕快乐!雷安快乐!!!

www刚刚看完《安迷修》,又费了一包纸